各位狼友请记住永久回家地址:
[魅狐AV]www.meihuav.com



第1章 即将出道的少女们

      在韩国首尔市江南区的狎鸥亭洞,有一座四层高的破旧小楼。

  小楼的楼体成暗黄色,看起来好像年久失修的危险建筑一样。

  然而熟知的人都了解,就是这麽一栋破旧的建筑,缺少韩国娱乐行业的圣地
——SM公司。

  SM,顾名思义,乃是性虐待的意思。

  在娱乐行业日渐淫秽化的今天,敢以这样的名头命名,足见这家公司是多麽
的有底气。

  韩国的娱乐市场很小,生存不易。

  加上韩国人有史以来就擅长于搞些色情的东西,而且韩国的女人天性淫蕩,
所以爲了争夺市场,如今的韩流産业已经以色情爲主打牌了。

  就是在这栋破旧的小楼 ,多年以来,産生了无数位身经百战的淫蕩女神,
成爲了无数男人的梦中女神。

  今天的SM公司 和往日一样,出去活动的艺人早已出发,几个不大的练习
室 音乐飘渺,那是留守的艺人或者是练习生们正在艰苦练习。

  总体来说,整栋楼 还是十分安静的。

  即使有人走过,也尽量放轻了脚步,避免打扰到还在努力的人。

  不过凡事总有意外,就在这安静的气氛中,一阵踢踢嗒嗒的奔跑声由远及近


  很快,一道清瘦苗条的身影就跑到了眼前。

  巴掌大的瓜子小脸,上面的鼻子和嘴巴都小巧的跟樱桃差不多。

  唯独一双眼睛,清澈、透亮的好像小鹿一般。

  女孩个子高挑,虽然看起来还是未成年的样子,但已经有了一米六八左右的
身量。

  唯一的缺陷就是,她的胸前不够饱满,好像两颗小肉丸藏在衣服 ,不仔细
观察,根本就看不到。

  只是她的笑容很有感染力,让人一看就感觉到心情好好。

  女孩一路从远处跑来,到了近前,迅速推开一道门就闪了进去。

  而在门 面,则是一间练习室。

  此时在室内的地闆上,正坐着好几个同样年龄大小的女孩。

  她们正围坐在一起,中间放着些零食和饮料。

  而无一例外的是,这些女孩们的脸上和发间,全都湿漉漉的。

  显然,她们刚才是经过了一番刻苦的练习,此时正在休息和补充营养、水分


  看到清瘦的女孩沖进来,一个看起来好像小孩子的丫头擡头招呼道:「允儿
啊,瞎跑什麽。让理事看到,他又要打你屁股了。」

  原本準备跑过来的女孩脚步一窒,旋即脸色变的通红起来。

  身爲练习生,当然要遵守公司的规章制度。

  而违反了那些规章制度,遭受惩罚也就不可避免。

  这个叫做允儿的练习生天行活泼好动,所以也经常会闹的旁人不得清净。

  之前有一次就是如此,她在公司的走廊 哈哈大笑,声音传出去老远,最终
引起了一位理事的不满。

  于是,那个理事将她叫到了办公室 ,进行了一番惩罚。

  至今允儿还能想起,理事那粗糙的大手落在自己光洁溜溜的屁股上,那种火
辣和刺痛并存的异样痛感。

  奇怪的是,自己明明被人打,却只感到羞涩,而没有任何的疼痛感。

  尤其是理事的手指,无意间从自己的阴唇中间划过,碰到那颗羞涩的红豆一
般的阴蒂的时候,她居然浑身一颤,洩了个一塌糊涂。

  看样子,自己果然是最淫蕩的女人。

  将来出道后,一定会受到无数人的欢迎。

  在韩国,一个女人成爲艺人之后,如果人家说你不够淫蕩,那简直就是最大
的侮辱。

  谁不知道女艺人要做的事情就是奉献自己的肉体,挑战一个又一个高难度的
调教,而能够坚持下来并且风采依旧的女艺人,才是最厉害的王牌。

  就好像全度妍前辈、孙艺珍前辈、金泰熙前辈那样,每一次的出场都能得到
山呼海啸一般的声援。

  允儿至今还记得,当初金泰熙前辈挑战千人斩,一路从汝矣岛开始,让无数
的男人肏过去,直到弘大才结束。

  最终的统计结果,就在那短短的七个小时时间内,金泰熙前辈一举迎接了一
千三百个男人的精液,从而斩获了国民女神的称号。

  自己什麽时候才能出道,也像前辈那样的厉害啊?一想起出道,允儿才恍然
而悟,自己差点误了什麽大事。

  惊醒过来的她,一个乳燕投林,钻到了那个娃娃脸的女孩怀中。

  不过她的眼睛 却带着兴奋,看向所有的姐妹。

  「泰妍欧尼,各位姐妹,我刚刚不小心在会长的办公室外听到了消息,我们
,马上就要出道啦!」

  一石激起千层浪,原本还安静坐着的少女们全都跳跃了起来。

  大家互相拥抱在一起,眼角全是激动的泪水。

  「哦,天呢,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这是真的吗?秀英欧尼,我们真的要出道了。」

  「徐贤啊,还愣着干什麽?你不是一直梦想着要成爲超越韩佳人前辈的清纯
淫神嘛,机会不远啦。」

  一个脸上肉肉的女孩,最明显的就是她眼睛下方的眼袋,好像藏了两个大大
的蚕一样。

  不过和脸上的丰腴不同,这个女孩的身材却格外的凹凸有緻,高挑挺立。

  俗话说,清纯和性感的结合,就是她这种类型的。

  这个女孩的气质,一看就是那种安静、恬淡的种类。

  不过此时被姐姐唤醒,她也忍不住激动,主动沖进了大家的圈子 ,和她们
一起笑着、跳着、叫着。

  只要一想到再过不久,就可以爲无数的国民奉献自己的身体,即使再文雅的
女孩也会忍不住激动的。

  一直过了好久,女孩们终于疯够了,才纷纷喘着气坐下来。

  不过出道的前景就在眼前,让她们的心思也格外的跳跃,话语之间始终脱离
不开出道后的愿望。

  唯独允儿左顾右盼,似乎发现了什麽,向身边的泰妍问道:「欧尼,西卡欧
尼呢?」

  「哦,她啊,还在 间接受特训呢。你也知道,我们出道的日子不远了,所
以大家都很紧迫。西卡的体质太过于敏感,只要稍微一碰,就很容易高潮。没有
长久的坚持性,出道之后很难受到欢迎的。所以我们大家都休息了,她还在做忍
耐训练。」

  允儿想了想,自己进来已经有十多分锺了,西卡欧尼还没有出来。

  按照惯常的想法,她现在一定很辛苦吧。

  如是想着,允儿善心发作,站起来后说道:「我去看看她。」

  轻轻推开练习室 间的门,很快一阵梦幻般的呻吟声伴随着嗡嗡嗡的声音传
入了允儿的耳朵。

  放眼看去,靠近窗边的位置上,放置着一张妇科检查用床。

  窗帘大开,灿烂的阳光从外照射进来,完全地批洒在了床上一具如丝如缎的
娇躯上。

  这具娇躯未着寸缕,将每一寸肌肤都暴露在空气中。

  尤其让人瞩目的是,当这具身体以狗趴的姿势卧在床上的时候,那如同金锺
倒挂一般的玉乳和丰盈如满月的玉臀,将即使是同性的允儿也刺激的血脉贲张。

  而最让人赏心悦目的,却不是那些女性独有的私密之地。

  那平摊在床上的小腿,骨肉均匀,盈盈一握,还闪烁着晶莹的色泽。

  即使是女人,能够拥有这般如蜜似的肌肤和完美的身材比例,足以让上帝都
会发狂。

  不过此时那一双小腿分向左右大大地叉开着,而出于最下端的两只纤纤玉足
,正将脚心面对着允儿。

  只不过此时这双玉腿和玉足,已经失去了它们从容的美感,好像在狂风巨浪
中飘摇的木船,正在紧绷地坚持着。

  造成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在玉臀的后面的那架还在高速运转的机器。

  这架机器上有一根长长的铁杆,一头固定在机器上,另一头就靠近在娇躯的
神秘之地。

  不过铁杆的尽头并不是人工阳具,而是一团好像轻柔如同棉花之类的东西。

  没错,这架机器就是韩国的练习生用来锻炼性欲坚持力的东西。

  之所以没有使用人造阳具,那是因爲按照韩国的法律规定,没有出道的女艺
人,不能破处。

  否则的话,女艺人本身和造成这种后果的人,全都要遭受严重的惩罚。

  当然了,人生总有意外,如果能够通过医学验证,证明处女膜的损坏不是因
爲性交的原因引起的,就可以通过整形手术来弥补。

  毫无疑问,此时跪趴在床上,忍受着机器一波接一波侵袭的人,就是杰西卡


  也不知道她坚持了多久,总之现在她的声音已经有些有气无力,断断续续。

  只不过她的声音很好听,即使这麽羸弱,也好像洞箫呜咽,蕩气回肠。

  允儿放轻了脚步,慢慢走到了西卡的身后,一双明亮的眼睛牢牢地盯在了西
卡的阴部。

  大家都是一起训练的人,彼此的身体早已熟悉的跟自己一般。

  但即使如此,看到西卡欧尼那好像贝蛤含珠一般的阴唇,允儿还是一阵阵的
羡慕。

  一起训练的少女中,西卡的身材是最完美的。

  虽然个子不高,但是比例完美,因此看起来就无比舒适。

  而最重要的是,西卡的身形看起来就是最完美的处女样子,眉心凝聚,脸盘
紧緻,腰身坚挺,双腿禁闭。

  不像她,因爲天生的缘故,骨盆宽大,导緻两条竹竿一样的细腿,自然地向
外大大的分开。

  乍一看,就好像已经经曆过了无数男人的最淫蕩的女人一般。

  问题是,如果是出道十年以后这样,允儿高兴还来不及。

  而现在还是处女的她,这样的腿型就是十足的烦恼。

  双眼一直盯着西卡那经受着高速摩擦的阴部,允儿发现,那 已经被汹涌而
出的淫水给淹没了。

  两片因爲性欲高涨而外翻的阴唇,此时好像抹了蜜一样的光泽闪闪,诱人舔
舐。

  最最了不起的是,西卡欧尼那平常始终深藏不漏的阴蒂,此时也完全暴露出
来,好像珍珠一般的喜人。

  允儿是喜欢恶作剧的,有事没事的时候都喜欢捉摸姐姐们。

  此时见西卡那苦苦忍耐,马上就要死了一般的状态,让她的眼睛又精灵古怪
地转动了起来。

  眉眼四处一扫,她的目光定格在了机器的托盘上。

  那其中有个小小的物件,大约也就人的拇趾甲大小。

  拿起来之后,看的就更加的真切。

  这件东西呈T字型,横杠的部分很粗壮,而且两头还大小不一。

  最粗的部分全是黑色,而且是方型的。

  另一头则带着金属的光泽,圆圆的好像按钮一般。

  竖杠的部分,其实就是一跟细细的金属丝。

  只不过外面包裹着黑色的绝缘胶片,不会和人的肌肤相触。

  如果有人实地看到的话,肯定一眼就能认出,这其实就是一个廉价打火机的
开关。

  平常人没事的时候,也会将这部分从火机上拆下来,然后趁着身边的人不注
意,悄悄地接触在对方的皮肤上,然后按动开关。

  虽然 面的电流不是很强烈,但还是足以让人吓一跳。

  此时允儿就是如此,拿起这个东西,悄悄地凑近了西卡。

  而西卡此时早已沈浸在欲望的海洋中,被那高潮叠起的快感洗刷的意识昏迷


  根本没有注意到,那耸立的翘臀背后,一个腹黑的身影正在慢慢凑近。

  允儿手持着那东西,屏住了呼吸,慢慢地伸到了西卡的两腿之间。

  她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那在阳光中色泽鲜豔的阴蒂。

  这 可是女人身上最敏感的部位,相信这一下足以让西卡欧尼魂飞魄散。

  终于,终于,允儿将那东西的导线触碰到了阴蒂上。

  不给西卡反应的时间,猛地一下子按了下去。

  原本就精疲力竭的西卡,此时好像回春了一样,猛地睁大了眼睛,只不过那
双眼之中,却没有任何的神采。

  显然,极緻的快感一股脑沖上脑海,已经让她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原本还在高兴恶作剧得逞的允儿,并没有开心起来呢,迎面就被一股强烈如
同火山喷发的水柱浇了了灰头土脸。

  而且那股水柱当中,既有黏黏的不适感,还有腥臊的气息。

  显然,被强力刺激的西卡,淫液、阴精和尿液一起,全都喷发了出来。

  好像被雨淋湿了允儿,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

  浑然想不到,自己的恶作剧,最终也让自己倒霉了。

  而还在床上的西卡,经过了高潮最初始的沖击之后,终于发出了一声不似人
类的惨叫。

  那是高潮的余韵,却远比一般的高潮还要强烈。

  这声音好像沖破了SM公司的壁垒,响彻了整个首尔。

  还在外边休息的其他女孩们,闻声色变,迅速地沖了进来。

  一进来她们就看到西卡栽倒在床上,四肢抽搐,面色狰狞,丰满而坚挺的乳
房连同肚皮一起极速地抖动着。

  显然,她这是因爲被刺激的太强烈,已经进入了浑身抽筋的状态。

  女孩们不敢怠慢,立马七手八脚地涌上来,帮助她缓解全身的肌肉。

  足足忙活了一个小时,西卡才终于嘤咛一声,翻着白眼呼吸正常了。

  「呀,允儿,你干什麽了?你不知道西卡的体质敏感,还去刺激她。万一她
要是有个什麽好歹,你怎麽负责?」

  泰妍双手叉腰,对着允儿大声地呵斥起来。

  别看她个子娇小,但是气势淩人,训的允儿只顾着抹眼泪,什麽话也不敢说


  倒是那边缓过气来的西卡,脸色却带着兴奋。

  「好了,别说了,允儿啊,你也过来吧。」

  听到召唤,刚才闯了祸的允儿才一步一挪地走到床前。

  她以爲自己会把性情暴躁的西卡欧尼狠狠责骂呢,谁知道西卡却一把抱住了
她。

  随即眼神明亮而自豪地看着周围的姐妹们,一字一顿地道:「我……刚才坚
持了半个小时。」

  大家集体一愣,随即全都转爲狂喜。

  西卡说她坚持了半个小时,因爲允儿的恶作剧才洩身。

  也就是说,她终于可以凭借自己的毅力,坚持住性欲的侵扰了。

  那麽将来出道后,她就再也不会是那个一碰就瘫软无力的杰西卡,也不再是
团队的后腿了。

  这个消息,远比刚才允儿的恶作剧要重要的多。

  一时间,就在这个小小的房间 ,九个女孩紧紧搂抱在一起,开始憧憬起她
们出道后的样子来。